欢迎光临
中国顶尖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新媒体平台

加拿大用政府扶植留住人才,能避免“为美国做嫁衣裳”的命运吗?

加拿大用政府扶植留住人才,能避免“为美国做嫁衣裳”的命运吗?

betakit

AI 科技评论近日获知,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在政府及企业的牵头下即将成立一个名为「向量学院」(Vector Institute)的独立非盈利研究机构,希望能利用更好的政策和研究资源留住本地人才。

根据多伦多大学发布的官方消息,雷锋网了解到,向量学院成立的第一要务是培养更多的 AI 研究生,重点将关注深度学习领域。机构将聘请 25 位新教师与研究科学家,并接受来自政府与公司超过 1.5 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以吸引更多技术性人才。通过这种手段,向量学院希望能培养更多富有实战经验的专家,并反哺现有的加拿大公司与初创公司。目前,超过 20 家公司已经承诺至少十年的百万投入,包括谷歌、加拿大航空、Loblaws 与加拿大五大银行各自捐赠的 500 万美金。

此外,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的 Geoffrey Hinton 将担任该学院的首席科学顾问。

而在同一天的 wired 报道中,也提到谷歌正式宣布在多伦多开设一个AI实验室,而这正与新开设的这个“含着金钥匙”的向量学院紧密合作。但有意思的是,就在去年11月,谷歌的蒙特利尔实验室(也就是和Bengio有合作的那个)才刚开张,与同在蒙特利尔的微软实验室争人才争得不可开交。

向量学院的成立不是没有原因的。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AI 科技评论根据资料了解到,加拿大以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主,而人工智能的自动化无疑能让老龄化社会非常严重的加拿大缓解传统的产业结构。上周,联邦政府在预算提案中公布了 1.25 亿美元的加拿大 AI 战略预算,其中有 4000 万就将拨给多伦多所在的安大略省,而该省也表示将在五年内花费 5000 万美元用于人工智能的建设上。而如此巨大的财政投入,与向量学院的目的如出一辙——希望减缓人才流失的节奏。

向量学院的董事会主席 Ed Clark 与总理顾问 Kathleen Wynne 也提及,目前加拿大成为了 AI 人才的黄埔军校,他们希望能够扭转这种局面,让加拿大也成为人才的聚集地,而不只是一个人才孵化器。

虽然 Hinton 在采访中表示,「我咨询过不少人,他们都有从美国回加拿大的想法。」但实际情况与 Hinton 的说法并不完全一致。多伦多大学电子工程系在读博士赵舒泽表示,“加拿大的投资环境比美国差很多,毕业了在加拿大对口的公司很少,放眼望去让人兴奋的公司基本都在美国。”

确实,美国有硅谷,有数不尽的高科技企业,但回想加拿大,优秀的企业更是屈指可数。即便是成立于2009年温哥华的Slack ,此前他们一直没有进行融资。但在 2014 年夏天,Slack 也逃离了原来简陋的加拿大办公室,搬到了美国旧金山。此后,他们的融资之路一直顺风顺水——加上美国媒体的渲染和报道,Slack从原来的藉藉无名一跃成为创业界的宠儿:从 Crunchbase 的融资信息显示,Slack 从2015 年 4 月天使轮先后接受 Begin、Howdy、Small Wins、Awesome AI 等公司的投资,再到 A 轮的 Troops 还有 B 轮的 Deminsto……而这些无一不是美国企业。

虽然目前 Slack 在加拿大依然保留办事处,但根据雷锋网在官网招聘信息里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招的 81 个岗位里只有 5 个在加拿大,而且都不属于研发类的核心岗位。

而 Slack 只是加拿大人才和企业流失的一个缩影。“很多硅谷投资人投资加拿大公司,会要求团队搬到硅谷。一方面是距离近方便沟通;另一方面是资源都集中于硅谷,有利于集中精力开发产品。”除了这两点,在美国建公司可以减少很多汇率、税务及跨国法律问题的干扰,更方便加拿大初创公司的飞速成长。

加拿大并不理想的投资环境让不少优秀企业外迁美国,而高校学生们也会更倾向于到更具吸引力的环境里工作,临近的美国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此外,即便像谷歌这样的大公司已经在加拿大设立分部,但总部的发展机遇依然非常富有吸引力,这也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人才外流的现象。

而向量学院所在的多伦多大学,其实就是一个美国从业人才的孵化地。如果你对人工智能研究的认知只停留在美国,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作为老邻居,加拿大东部的学术实力毫不逊色。

近十年来,多伦多大学一直在加拿大位列最佳大学榜首,也是加拿大资助拨款最多的学校。

Hinton 为多伦多大学名誉教授,在上世纪 80 年代就着手从事神经网络的研究,而在 2004 年,他靠着 CIFAR 的资助及 LeCun 与 Bengio 的资金支持创立了 NCAP(神经计算与自适应感知),致力于创建生物智能的模拟。而他所做的研究也让他成为了「深度学习之父」。

顺带一提,NCAP 的一名研究成员后来在谷歌创立了 Google Brain 项目,他就是吴恩达。

Hinton 所组建的 DNN Reasearch 公司与谷歌有过合作,并在 2013 年被谷歌收购。Hinton 作为带头人也顺利成章地来到谷歌任职,将深度学习应用于谷歌的各项研究中。而 AI 的第三次热潮不得不说与多伦多大学和谷歌的合作紧密相关。

而向量学院落成后,Hinton 也将回到加拿大,专心带领一支优秀的人工智能团队。这次合作也会成为 Hinton 工作地重心转移的一个重要契机,他将花更多时间在加拿大,从事谷歌加拿大分部及向量学院的研究工作。

身居深度学习三巨头之列的另一位大牛 Yoshua Bengio 是蒙特利尔大学教授,他此前一直专心学术领域,直到 2016 年 10 月才参与创立了一个名为 Element AI 的深度学习孵化器,帮助蒙特利尔大学和麦吉尔大学的研究成果向产业实现跨越。

但更重要的是,同样在去年年底,谷歌投资 340 万美元建立AI 实验室,并与蒙特利尔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MILA)合作研究。MILA 作为人工智能的研究第一线,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研究中心之一,而它正是 Bengio 所领导的。

这两位深度学习巨头都与谷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即便是向量学院的建立,也无法捆绑住人才的去向。“身边计算机科学的同学要实习的也已经去美国了。”赵舒泽如是说。

目前不少国家都面临老龄化和人才流失的困扰,为了减缓这一现象,以新加坡为例,就有面向从本科生、研究生到博士生不等的政府人才吸引计划,即通过政府负担一半学费的方式,学生可与政府签署合同,毕业后要在新加坡工作一定年限,并有机会成为永久居民。但雷锋网了解,目前加拿大还没有类似的政策,政府也没有运用此类手段捆绑人才的先验。

虽然加拿大使出了浑身解数想将人才留在本国,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研究员们也会倾向于投奔更优秀的跨国企业,那么这样并不能从根本上缓解人才的流失状况,也不能帮助加拿大更好地扶植本国企业。即便是向量学院的支持者,也会有同样的担忧:如果下如此大的重本,还是只能成为美国人工智能企业的培养基地,为他人做嫁衣裳,那么又该怎么办呢?

在赵舒泽看来,很多人才会流向美国公司是必然的,但人在加拿大,其实对本地的人才发展有帮助,“也会刺激激发一些本地的好的 AI 创业项目。”此外他认为,在特朗普当政的背景下,这个机构可能会有比较好的机会,吸引一些不愿继续待在美国的人前来加拿大。

不论如何,先把人留在本国,至少是减缓加拿大人工智能人才流失的第一步吧。

AI科技评论招业界记者啦!

在这里,你可以密切关注海外会议的大牛演讲;可以采访国内巨头实验室的技术专家;对人工智能的动态了如指掌;更能深入剖析AI前沿的技术与未来!

如果你:

*对人工智能有一定的兴趣或了解

* 求知欲强,具备强大的学习能力

* 有AI业界报道或者媒体经验优先

简历投递:

lizongren@leiphone.com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

赞(0) 关注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公众号也精彩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