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中国顶尖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新媒体平台

拒绝千亿美元外资,他在出租小屋创业,组建起人脸识别国家队!

拒绝千亿美元外资,他在出租小屋创业,组建起人脸识别国家队!

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 | tech5ai

记者 | 溯游寻

编辑 | 美仪

这是 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 报道的第 85 篇《封面人物》文章

在人脸识别四小龙中,有一家后起之秀,比起光环无数的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这家公司则是相对低调很多,它就是2015年才正式成立的云从科技。成立不到3年时间,其创始人周曦从技术性的人才迅速转型成为一名高科技公司的掌舵人。

 

今年5月份,云从科技成为了中国银行总部人脸识别平台的供应商。2015年,云从科技的同事从重庆总部奔赴北京跟进这个项目。当时,他们在中国银行北京总部对面60米的中水大厦租了房子。在签下合同的当天,团队中的一位同事发了一条朋友圈状态:“我们花了2年的时间走完了这短短的60米。”

“看到这条状态,我很感慨。我们做到了,但这个过程确实不容易。”云从科技创始人兼CEO周曦后来谈到这段经历依然忍不住感慨。

 

从拿冠军拿到手软到落地创业

 

在人工智能领域,技术实力才是公司得以安身立命的依仗,那些知名的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都会有一段漂亮的履历和扎实的技术背景。对于已经成为人脸识别国家队的云从科技来说也是如此。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周曦的本科和研究生都是毕业于都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随后到美国伊利利诺伊大学(UIUC)攻读博士,师从被誉为“计算机视觉之父”的Thomas Huang(黄煦涛)教授,在 2007-2011 年期间,周曦带领UIUC团队六次斩获世界模式识别大赛冠军。

在创立云从科技之前,周曦曾任中国科学院重庆研究院信息所副所长、智能多媒体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凭借过硬的技术功底,周曦曾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

 

从海外归国,到中科院重庆研究院,再从中科院辞职创立云从科技,周曦为自己的人生做了2次选择。但看着自己的研究能在国内落地,周曦说这是自己创业以来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相比于跑在前面的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周曦创业的时间节点并不算早,甚至可以说是相对落后,但这并不妨碍其后程发力的前进速度。

 

2015年4月份,周曦在重庆成立云从科技,作为国内众多的人脸识别初创公司之一,这是一家从“出生”就贴上“国家队”标签的公司。

 

被誉为“人工智能产业化国家队”的云从科技,目前由上海、成都、重庆三个研发中心,美国UIUC和硅谷两个前沿实验室,及中科院、上海交大两个联合实验室组成三级研发架构。

 

作为中国科学院重庆研究院旗下的人工智能企业,云从科技也是唯一一家同时受邀制定人脸识别国家标准、公安部标准、行业标准的企业。团队的创始人员基本来自中科院,也是中科院唯一人脸识别代表团队,参与国家战略性先导科技A类专项,负责人脸识别研究和应用。

 

放弃了语音识别,转做人脸识别?

 

结缘中科大的周曦最早开始做的并非人脸识别,而是语音识别。后来周曦在北京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做语音识别。在他看来,转行做人脸识别是“做了错误的判断,做了正确的决定”。

 

周曦认为语音识别每18个月错误率应该是能够减半的,但是想实用还是非常难,而图象识别的视频跟图像是个大得多的领域。所以在他看来图像这块可以解决的问题要多得多。

从现在语音识别成熟运用的现状来看,周曦的坦诚分析不无道理,但是做语音识别研究时的方法论对他后来从事人脸识别研究起到了重大作用。语音有很多做得很好的算法跟思想,由于在图像识别上实践过,所以周曦在图像识别的研究上取得了不一样的效果。

 

不给自己留后路是周曦一贯的作风。在辞职成立云从科技前,周曦也曾不给自己留后路:他毫不犹豫地从国外回国。2011年,周曦在黄煦涛教授的实验室里工作。从周曦的简历看,那时的他曾在IBM、微软、NEC等大公司有实习工作经历。按照一般人的发展路径,周曦今后会留在美国教书,或者到顶尖的科技公司工作。

 

但是,周曦放弃了海外的高薪职位和成熟的研究环境,毅然地选择回国做科研。到了2015年,周曦又一次走到了人生的交叉口。他决定从中科院辞职,放弃了中科院的编制和稳定的收入,全身心投入到云从科技的创业中。据了解,当时中科院鼓励科研人员创业,还为辞职创业的科研人员组织了欢送会,给他们每个人带上了大红花。

 

“放弃的理由很简单,要想把我们的研究落地需要一个商业公司来推动。当时云从创立时,我们的团队都放弃了中科院的编制,甚至没有人选择停职留薪的方法。这相当于是给自己断了后路,下定决心,要把人脸识别的技术在中国做起来。”周曦坦言。

 

技术销售两手抓,选择做全产业链

 

在创业之初,周曦就在想,如果永远只是在学术圈里,还是帮不了人,做不了什么事,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公司,自己有能力,然后去做商务推广,把这个东西往前推动,这样才有了云从科技。

 

所以创业之后,他把人脸识别公司分为两类:一类是只做前端的核心技术,另一类是只做后端的产品和服务。

 

然而,做全产业链需要很长的周期以及很大的投入,投资回报也比较长,但是技术和服务本来就是不能割裂的,一旦割裂会影响到客户的体验。

 

举个例子,比如说有些客户要求改变摄象头的高度就会影响到整个算法,如果没有技术,是无法快速响应客户的要求的,周曦认为科技公司最重要的就是技术,即使做技术这块在前期对公司来说负担特别特别的大,但是只要有这样的技术的积累,而且技术有创新,才能够一步一个脚印的扎实的前进。

 

周曦同时还认为做全链的优势还在于自己掌握了产业链,能够保持从软件到硬件的适配性,以及使用环境的完美调试,我们可以将用户的体验维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上。同时全产业链也能增强科技公司自身的议价能力,在这方面,云从科技学习目标是华为。

 

完成300页计划书,拿下银行大客户

“从核心技术走到产品;从产品走到行业解决方案;从行业解决方案走到销售;从销售走到整个服务体系,这一圈只有你亲自走完,才能得到行业客户的认可,才能真正知道如何解决问题。”周曦说。

 

从十几页到300页的计划书,成立云从科技后,周曦选择的第一个人脸识别落地行业是银行。在人脸识别技术开始应用前,认证用户都是靠银行柜员人工认证的。但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柜台职员无法满足激增的用户,这时人脸识别认证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好办法。

 

周曦坦言,在创业初期,团队要去一家银行做投标计划,参与人脸身份认证的业务。为了拿下这个项目,做出方案,云从科技的科学家在一起憋了好多天时间,写了十几页的方案。

 

“我们当时自己觉得已经非常详尽了,也考虑到了各种情况。但实际情况却让我们大吃一惊。原因是,银行方说从来没有供应商给他们写过十几页的方案,最少都是300页起的。而这个数量在我们科学家看来,已经是相当于能出一本书的数量了。我们实在不知道这个事情需要写这么多内容。”

 

这个事情也让周曦团队迅速意识到自己对银行业的认识不足。要想让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就必须从对方的需求出发。只有你熟悉了细分行业,了解整个银行的信息技术架构,才能知道自己需要做多少准备,才能考虑整个产品的解决方案。

 

拒掉千亿美元国际顶级资本 做好国家队

 

相比于旷视科技和商汤科技在资本层面的活跃,相比而言,云从科技似乎要低调的多。事实上,周曦曾拒绝了千亿美元国际顶级资本的投资。

 

“有很多国际资本想投资云从,包括某些最著名的、掌握了千亿美元资金的国际资本,但是为了避免国家重点行业的敏感性,云从没有接受这些顶级国际资本”。周曦坦言,错失这些国际巨鳄的投资,虽然有些可惜,但并不后悔。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作为根正苗红的“国家队”,云从科技也能获得来自国家方面的支持。对于国家的具体支持,周曦表示分为两个层面,资金支持是立即到位的,而国家政策支持有待国家和地区共同调研。此外他们还与公安部、民航总局、四大行有实验室,所以可以合法合规地得到大量数据。

 

前不久,云从科技正式完成B轮5亿元人民币融资,如果再加上此前广州市政府对云从科技的20亿政府资金支持,此次总计获得25亿元发展资金。

 

目前,世界各个强国都把AI提到了国家层面,中国也在加大投入,并且中国在这方面起步较早,有较大机会超英赶美。国产人脸识别在实际应用中已远超德日厂商。在某省厅的测试中,云从科技在命中率上以10倍优势战胜了两家分别来自日本、德国著名厂商的技术。

 

云从科技目前商业模式是B2B2C的方式,在银行方面已经是国内第一大供应商。接下来他们下很大决心进入安防等市场。未来,在人工智能成本降下来之后会进入C端市场,预计大概需要2-3年的时间。

赞(0) 关注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公众号也精彩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