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中国顶尖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新媒体平台

对话陆奇:百度如何打好AI攻坚战?

[ 5AI科技导读 ] 美国前微软工程师陆奇加入百度后,加速了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陆奇认为AI发展的重点在于打造合适的应用场景和生态系统,而且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发展的关键在于数据。 对话陆奇:百度如何打好AI攻坚战? 图片来自网络

一个公司可以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技术,最强大的人才团队,以及最前沿的产品创意。但要想通过算法来改变我们的世界,当然离不开庞大数据的支持。换句话说,得数据者得天下。

这就是前微软传奇工程师陆奇加入百度的原因。在微软时,陆奇作为全球执行副总裁,在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部署的人工智能及机器人研发团队中担任重要角色。很显然,他看到了太平洋对面的中国有更多的机会。中国有7.31亿网民,几乎是美国人口的两倍。陆奇认为:“中国有结构上的优势”。

7月26日,陆奇访问硅谷期间,美国著名科技媒体Backchannel对陆奇进行了一次独家专访。访谈中,陆奇讲述了百度如何在领导人工智能道路中步步为营,中国分散式的人工智能也正是其走向世界的最大优势。虽然美国的科技巨头可能已经遥遥领先,但陆奇认为百度同样拥有征服世界的能力。

陆奇加入百度之后,内部结构进行了重组。陆奇表示其与李彦宏密切配合,并负责研发、销售和营销,以确保总体战略的同步性。谈到战略,陆奇认为百度正在同时进行两场攻坚战:加强移动基础和引领人工智能时代。

以下是5AI科技对访谈的摘编:

Q1:百度的AI战略是什么?

A:实现AI商业化的最佳途径是建立生态系统。实质上是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加快创新步伐,并采用健康稳定的经济模式与开发者和合作伙伴实现强劲且长期的双赢。实现这一切基于百度大脑(Baidu Brain),即百度所有的AI资产。百度大脑作为一个平台,远比目前微软、谷歌在美国提供的服务更多样、更广泛。目前,百度大脑包含60种不同类型的AI服务。

此外,我们还是第一家将感知层和认知层进行明确区分的大公司。感知能力和认知相互关联,却又存在很大的区别,而其他大多数AI平台都把两者混在一起。

Q2:百度对标苹果Siri或微软Cortana的产品是什么?

A:我们正聚焦于两大平台,致力于把客户和合作伙伴吸引到一起。第一个平台是DuerOS。DuerOS是一个基于自然语言和对话的计算平台,非常类似于与美国的Alexa、Google Now、Siri和Cortana。但唯一的区别是DuerOS领先于所有这些竞品。在中国,DuerOS具备比其他同类产品都要多的对话技能,而且我们目前对其开发的对话技能涵盖10个主要领域,以及超过100个子领域。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建立一个不断壮大的合作伙伴生态系统,致力于开发更多的技能组合。相比之下,亚马逊目前的技能组合可能比百度多,因为他们在美国建立了一个很大的合作伙伴生态系统。但在中国,相比于其他大多数公司,我们显然处于领先地位。第二,在合作伙伴方面我们也是领导者。目前,DuerOS已经嵌入上百个品牌的家用电器设备,包括冰箱、空调、电视、儿童故事机以及音箱。

Q3:与中国相比,美国的语音技术市场如何?

A:因为我们谈论的是语音交互,所以最大的不同在于家庭环境,其声学环境和噪音模式都不一样。Alexa、Echo和Cortana是针对美国家庭而进行优化,因此,在我看来,它们的市场很小,只有北美以及欧洲的一部分市场。而且,它们的目标客户都是那些具有大房子和很多房间的客户群体。而在中国,情况则完全不一样。我们的目标客户除了上述群体,还包括那些具有高收入,但住着60平方米或90平方米房子的年轻人。相比于其他竞品,我们有更好的机会将DuerOS推广到全世界,因为日本、印度以及巴西的房子其实更接近中国,而不是北美。

以上是两国不同的地方。但相同的部分是科技,核心技术仍然是语音识别、信号处理、自然语言理解以及平台。在很多方面,我们的平台架构在很多方面都类似于亚马逊。我认为亚马逊现在做的非常棒。虽然我之前在微软工作,也很支持微软,但说实话,亚马逊在这方面还是领先的。

Q4:你是否也认为亚马逊的弱点在后端开发技术领域?在技术层面难以赶上谷歌和微软?

A:四年半前,我负责Cortana项目。当时,我们都觉得亚马逊的技术还差得远。但通过这场AI竞赛,我认识到打造合适的应用场景和生态系统其实更重要。就技术而言,谷歌和微软当然遥遥领先于亚马逊。但看看今天的AI竞赛。亚马逊的Alexa生态系统远远领先于美国其他技术巨头。这是因为亚马逊创造了正确的应用场景和正确的设备。本质上,Alexa是一个AI优先(AI-first)的设备。

而谷歌和微软都犯了同样的错误。我们致力于把Cortana应用于手机和PC上,尤其是手机。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中,手机将会成为一个手指触控、移动优先的设备。因此,需要AI-first的设备来巩固一个新兴生态。

在中国生活的这段时间让我更加明白AI-first到底意味着什么。AI-first意味着从一开始就要以不同的方式和技术来实现交互,而首要的交互方式必须是语音或图像识别以及人脸识别。当然,也可以使用屏幕或者触控,但这是相对次要的。在百度总部的所有系统都是基于人脸识别。员工只用凭借声音和刷脸就可以在售货机买东西。而且,我们正在建一个自助餐厅项目,目的是无需排队刷卡结账,而是拿了饭菜就走。

就技术而言,它能够应用到很多方面,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都会接受它。这与环境结构很大的关系,比如文化和政策制度。这也正是AI+中国最吸引我的地方,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策制度以及不同的环境。

Q5:这些新设备带来哪些伦理后果呢?在百度,人们在这方面谈论的话题是否跟你在微软时差不多?

A:差不多。隐私保护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用户信任我们的技术,因此在这方面讨论得比较多。我们会持续在隐私方面投资,以确保人们对我们服务的信任。拿语音交互来说,百度在研究一项防止意外激活智能手机的技术,来避免日常谈话被传到云端。我也会在家说一些私密的事情,但有时候智能音箱会认为你在试图唤醒它们,因此会把部分谈话传到云端。

Q6:今年春天,百度发布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自动驾驶计划“阿波罗”。截至目前,你们已经公布了150家合作伙伴。为什么对自动驾驶押注这么大?

A:要想创造出能收集知识、做出决策以及适应环境的数字智能,就需要开发自主系统。在自主系统里,汽车会是第一个落地型的大型商业应用。就像现在的智能手机生态系统一样,而手机生态系统也是目前最大的硅软件生态。我相信自主系统也会产生类似的情况,而且汽车会成为一个更大的生态系统。具有同样的技能组合——硬件、传感器、芯片组、软件,也会被用来开发工业机器人和家庭机器人。我们希望联合数百家公司和高校来共同建立一个非常大的生态系统。到那时,我们便可以开发机器人、无人机以及所有这些自主系统。所以,对我来说,自主是关键。

作为COO,我直接负责阿波罗这项业务,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大概花费40%的时间在与客户介绍我们的自主驾驶技术产品。从本质上将,实现全自动驾驶的基本技术路径是迭代的速度。

Q7:自动驾驶技术的迭代速度取决于什么?

A:本质上取决于数据的多少。因为在路上行驶,你需要不同道路和不同情况下行驶的数据,比如灯光、天气、路面湿滑程度以及轮胎压力等。借助阿波罗计划,我们可以把这些所有的资源集中起来,尤其是数据,以便让所有人都从中受益。

我们写了一份阿波罗计划宣言,里面包含四项原则,每一项都很重要。

第一项是开放能力。在百度,我们把技术能力——代码、服务和数据都开放给合作伙伴。在中国这个高度分散的市场,这种策略格外有效。不同于美国高度集中化的产业,中国的OEM(原始设备制造商)超过250家,但没有任何一家具有能力开展深入研究。但是,基于我们7月5日开放的代码库,一个人就能在三天内配置起一台有限自动驾驶的汽车,并开展科研。

第二项是资源共享。实际上,阿波罗计划有两个合作层。第一层,你可以在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下,使用阿波罗代码、技术以及部分数据集。第二层,你能使用百度提供的所有数据,包括高清地图和训练数据,但我们也会要求你贡献数据。其核心原则是,你贡献的越多,得到的也越多。

第三项是加速创新。收集的数据越多,我们就越由能力实现模拟引擎。我们致力于让所有个人、集体以更快的速度来创新。

第四项是持续共赢。百度作为最大的共赢模型,致力于提供高端、高价值的服务,高清地图以及安全服务。我们不与任何人竞争,而是让每一个OEM,不管是博士、德国大陆还是英伟达,都能做到更多。

这是我们开设阿波罗美国和阿波罗新加坡子公司的原因。新加坡政府十分欢迎我们,并表示已经做好了投资的准备。

Q8:中国实现全自动驾驶需要什么?

A:单在技术层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能实现全自动驾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城市里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警察来之后发现没有交通标志,于是在纸上用笔画了一个标志,写上“请减速到每小时5英里以内,通过时请观察路况。”然后他举起来给过往车辆看。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识别手写文字,并理解人类语言的技术。而实现这一技术需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除了技术之外,要实现全自动驾驶还需要新的交通规则和法律,这是其一。其次,在与合作伙伴协同工作中,我们发现在实现全自动驾驶之前,其实存在很多商业机会。奥迪A8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堵车的时候,奥迪A8能够自动跟随车流,而堵车在北京以及湾区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所以,汽车自动跟随车流,那么驾驶员就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同时车内还配备很多场景。

Q9:看起来,2017是中国AI发展领头的一年,这一年有什么重要意义吗?

A:这是两个因素的结合:技术成熟度和将AI商业化在垂直行业应用的数量。从全球来看,我认为中美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来一起推动世界向前发展。我可能受到比尔·盖茨太多的影响。他一直认为,可以把世界经济视为一个单引擎驱动的经济:美国拥有世界5%的人口,却创造出24%的经济产出以及60%的创新。单引擎驱动的经济现状不足以维持经济增长,因为全球有70亿人口。或许只有30多亿人口享受着现代生活,但其他人的生存条件完全不同,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生活条件落差。我们的任务是争取让每一个人都享受现代生活,但怎么做到呢?那就是通过创新和更好的增长。中国应该成为世界第二个创新引擎,比尔·盖茨也相信一个更具创新力、更发达的中国对全世界将是一件幸事。我本人也非常坚信这一点。

Q10:几年前百度刚开始壮大AI资源的时候,把经历放在建设硅谷实验室上。当吴恩达离开百度后,代替他的人却来自中国。中国的AI人才是否已经赶上了美国呢?

A:毋庸置疑的是,美国在整体仍然强得多。但中美之间的差距正在快速缩小。我在中国生活的这六个月多月里,阅读了大量文献,也与很多AI开发者进行了交流,深切地感受到人才储备的力量。

可以确定的是,百度会把越来越多的AI工作放在中国。当然我们仍将持续对美国的湾区和西雅图进行投资。我们收购Kitt.ai公司之后,在西雅图建立了分部。在AI人才的顶层梯队,美国仍然更具优势,我们也希望能充分利用这一资源。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申达,5AI科技专栏作者;微信:shendamila(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务”方便备注);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5AI科技”;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5AI科技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上一篇: 自动驾驶“基础设施”:“高精地图+高精定位”的场景优化 下一篇: 好动网球何华立:采用三维一体培养方式,深耕网球教育 人工智能 行业观察 行业观察

打赏支持

5510205080100其它金额 任意赏:

扫码给TA打赏

扫一扫分享微信

13

21

赞(0) 关注公众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公众号也精彩

微信扫一扫打赏